俄羅斯總統普京召開2014年年度記者會。
  參考消息網1月1日報道 外媒稱,整整15年過去了。1999年12月31日俄羅斯首任總統葉利欽宣佈辭職。在此前不到兩年的時間里,俄羅斯政府走馬燈般換了5個總理,當時很難想到這一次的總統權力交接不單單是更換了一位領導人,而是開始了一個載入史冊的新時代。
  據塔斯社2014年12月31日報道,在葉利欽說了句“我走了”並囑托普京“請珍惜俄羅斯”之後,15年過去了。這飛馳而過的15年標志著國家進入了一個新階段,更加鞏固,勢頭強勁,義無反顧。
  俄羅斯進入新階段
  新世紀之初,47歲的普京接替老總統走馬上任,需要解決的問題千頭萬緒,其中最主要的是打擊恐怖主義。堅定不移地反恐是普京第一個總統任期的特點之一。
  國家在地方紛紛要求自治的壓力下猶如一盤散沙,普京著手鞏固中央對地方的領導權。在他身為代總統召開的第一次政府工作會議上,普京指出國家權力機制嚴重混亂而渙散,他開始整頓國家權力。
  普京執政這15年來,以其行動贏得了國內對他政策的支持,支持率一直穩定地保持在高水平,俄羅斯在國際舞臺上也更有分量了。在第二個總統任期結束時,美國《時代》周刊因普京重新使俄羅斯成為世界大國而評選他為年度人物。然而,威望和影響力的增長不僅僅鞏固了國家的地位,也使全球政治競爭更加激烈。
  2012年,普京開始了其第三個總統任期,此時他已經可以平等地參與世界事務。俄羅斯將支持者團結在自己周圍,在歐亞經濟聯盟、上合組織、金磚國家框架內積極推進一體化進程,在二十國集團和亞太經合組織框架內繼續合作。換句話說,俄羅斯的分量越來越重,即便八國集團領導人拒絕在俄羅斯舉行峰會也沒什麼了不起,而沒有俄羅斯,八國集團這個組織也就幾乎不存在了。
  並不懼怕西方遏制
  當然,取消八國峰會的原因不是俄羅斯對敘利亞問題的立場,而是烏克蘭危機。烏克蘭成為引發俄羅斯與西方國家糾紛的那隻“蘋果”。更確切地說,烏克蘭問題成為遏制政策的催化劑。
  2014年,基輔發生暴力政變,國家被強行拉入歐洲陣營,這需要克裡姆林宮作出快速反應。俄羅斯支持克裡米亞舉行公決(這次公決明確了它想與俄羅斯合併的願望),對烏克蘭東南部的民兵(他們不同意基輔新政權的方針)提供人道主義援助。
  隨之而來的是對俄羅斯的製裁,使原本就動蕩的世界經濟雪上加霜,油價下跌,重創了俄羅斯經濟。然而奇怪的是,62歲的普京在國內的支持率並沒有受到影響,反而達到最高點。
  普京表示,所有這些客觀情況可以使俄羅斯人致力於完成多年未能完成的任務——實現經濟現代化。俄羅斯政府必須加快實現進口替代計劃和發展非原料產業。
  普京認為,目前的經濟危機將持續兩年。這恰逢政治學家所說的“機會之窗”,這裡指的是在下次大選之前的這一周期,現政權具備積極改革和發展的一切條件,風險極低。
  普京十分辯證地看待目前的困難。在接受塔斯社採訪時他說,“看看我國的千年史,當我們站起來,剛要邁步,就讓我們站住、剎車”,“遏制理論存在多少年了?大概在蘇聯時期就有了,有100年了”。他堅信情況肯定會好轉,“因為我們是正確的”。
  被批追求蘇式榮耀
  據路透社2014年12月31日報道,上世紀最後一天,普京意外地從患病的葉利欽手中接過權力時,他的第一個舉動是出現在電視上,承諾帶給俄羅斯建設“文明社會”所需的各種自由權利。15年後,他的批評者指責他為了蘇聯式的榮耀而犧牲了政治與經濟自由,並因為烏克蘭問題而讓俄羅斯走向經濟崩潰和國際孤立。
  民調機構說,他的支持率接近歷史最高水平,近期不太可能出現大規模的抗議。但是現在,他的第一個總統任期憑藉較高能源價格帶來的財政穩定正受到油價下跌和盧布貶值的威脅。如今,普京的命運和他在自己周圍建立的有關體系的命運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他如何處理不斷深化的經濟危機和烏克蘭衝突。
  前克裡姆林宮公關顧問格列布·帕夫洛夫斯基對路透社記者說:“考慮普京是否能贏得2018年大選再也沒有意義。普京正致力於繼續騎在馬上,但這很困難。現在的問題不是普京是否能繼續騎在馬上,而是馬是否能活下去。”
  普京的一些盟友依然團結在他周圍。其他人包括曾與普京共事的一些前支持者則說,現在他不瞭解情況,並且沒有能力從危機中拯救俄羅斯。
  前能源部副部長弗拉基米爾·米洛夫說:“他曾有著救世主的形象。儘管面對各種困難,他能處理問題並解決它們。他曾被視為幸運兒。但是現在,我們可能處於自蘇聯解體以來最嚴重的危機中。”
  他說:“普京已經表明,他沒有應對危機的計劃。他的手上空空如也。”
  
(原標題:外媒:不畏經濟困境 普京執政15年重振俄羅斯威望)
  
編輯:SN005
創作者介紹

醫生

xj83xjooh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